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零零看文学 >> 楚臣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蜀使(一)

第七百六十四章 蜀使(一)

赵孟吉七月上旬往平阳府,出任新成立的河东行省按察使,而出任第二中央行营军都统制的韩东虎,则正将牙帐从荥阳行业入孟州。

第一中央行营军在完成整编组建工作之后,其主力将进入沁水,与李秀所率领驻守那里的太岳行营军会合,前期将沿沁水河谷东进,负责进攻泽州西部的阳城。

而韩东虎所率领的第二中央行营军,主力除了半负责监视汴梁及卫州、怀州的东梁军外,在战事启动后,前期还要从太行陉翻越太行山南麓山岭,直接进攻泽州州治晋城南部地区。

前者由于在轵关陉大捷之中,趁敌军增援不及之时,已经夺下最重要的太岳山南麓偏西的沁水城,已经将沁水城以西到翼城县境这一段险隘要冲之地掌握在手中。

之后沿沁水河谷出兵,进逼阳城,沿路没有特别险要的关隘。

然而始于沁阳县北部的太行陉,就险要多了。

太行陉又名丹陉,雄踞太行山南端,陉阔三步,长四十余里,可谓是孔道如丝、蜿蜒盘绕。

蒙军除了有大量守军固守晋城外,在晋城南八十里的天井关,也驻以精锐兵马。

天井关并非一道关城,而是通指包括天井关、横望隘、小口隘、碗子城、星轺驿等一系列关隘城寨在内的防御体系。

当年朱裕率梁军精锐经太行陉、白陉北进,也是攻打这两陉的关隘太艰苦、伤亡太大,以致兵抵泽州城、潞州城下,不得不选择长期围城、困城,晋南战事前后拖延两年多时间都没有结束,最终被蒙兀人抓到机会。

韩东虎进驻孟州,他还兼领孟州府制置府一职,兵民等事一把抓。

他也不着急,第二中央行营军除了后方在虎牢关的驻地需要建设,他目前在孟州主要是推动加强孟州东翼的防御。

针对晋城方向的敌军,他仅仅是命令沁阳守军在太行陉南隘口外天平岭修筑城寨,拓宽天平岭到沁阳的驿道,改造溪河桥梁,为后期大规模用兵做好准备。

同时还是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继续开挖孟州城东南的拦河大坝。

五月底禹河水势,就彻底涨了上来。

一部分河水沿着荥阳城东的南岸大堤缺口,继续往贾鲁河、沙颍河里倾灌,但也有一部分河水,从年初挖开的缺口,流入禹河故道,但这还不够。

照韩谦的安排,要争取明年春季之前,将拦河大坝全部挖开,荥阳以东的大堤缺口也要修复如此,使禹河之水彻底重归故道。

这样一来,洛阳|水军的战船到明年就能够在冰封期之外,沿禹河直接杀入下游的魏博等地;而随着颍水、涡水两岸洪泛区的消退,河南行营军也能大规模进入豫东地区机动作战,为后续收复武陟、汴梁等地做好准备。

当然了,收复武陟、汴梁等地的前提条件,是晋南战事能顺利先完结掉。

虽说早初蒙军调用大量的人力物资,运土截河、筑成大坝,但禹河水势涨上来漫过缺口,对孟州军民而言,现在将缺口一步步扩大,让河水将泥沙往下游冲带走,则要容易得多了。

数艘挖泥船用巨锚固住在缺口处,直接用水流冲击两侧叶轮,带动绞盘及用精铁竖轴固定到一起的刮泥轮板,将船底的泥沙搅动起来,让水流带走。

缺口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迅速的扩大,韩东虎预计八月底水位降低之前,大坝主体就能挖开,后期只需要加强疏浚。

相对韩东虎及孟州军民乐观的估计,据汴梁称帝的朱让及其东梁军的将吏,心情就难受多了。

荥阳战败、梁师雄及两万魏博精兵被全歼灭,蒙军于汾水河谷溃败,赵孟吉归降洛阳,他们已经是倍受打击,甚至都不敢从怀州、汴梁出兵威胁孟州。

然而,噩耗并没有就此止步,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呢,王孝先、王元逵两部兵马前后被歼灭,雍岐凤同原庆邠延麟等州完全落入洛阳的控制之中,前后总共也只用到三个月。

这意味着洛阳彻底解决西翼的安全问题,之后的战略重心将彻底的往北线、东线转移过来。

当然,六月之后,洛阳一方面将关中的兵马转移到河津休整,一方面将荥阳的一部分兵马调到禹河北岸的孟州,各方面都显然洛阳下一步的战役目标是晋南的泽潞两州。

然而,朱让及东梁军的将吏就能感到侥幸了?

梁师雄战殁,汴梁城是没有太多精兵强将了,但武阳侯梁任这些人,这些年来也经历过不少战事,基本的战略眼光还是具备的。

晋南倘若失陷,他们将难以守卫怀两州,而洛阳兵锋还将从釜口陉及沿禹河延伸进魏博,将割裂他们与蒙军的联系,他们到时候能独力抵挡越过颍水东进的洛阳兵马吗?

唇亡齿寒。

乌素大石派遣王筹到汴梁,要求他们加强|卫怀二州的兵力,从东面牵制洛阳在孟州的兵马,使之难以全力沿太行陉北上,但问题在于,经过这些年来的苦战,最后两万多魏博精兵也都随梁师雄葬送于荥阳城中了。

朱让从汴宋魏博青淄等州强征精壮,目前在汴梁、武陟等地是又拥有逾七万兵马,但问题在于,这七万人马,既缺乏训练,甚至都兵甲都不齐全,有什么资格跟洛阳精锐在孟怀两州之间荒原之上野战?

朱让只能派遣使臣,赶往徐州、亳州,催促徐明珍、司马潭派遣精锐北上。

相比较司马潭称楚军扰边,无力抽出一兵一卒,徐明珍派遣养子徐晋及大将赵明廷率三千骑兵赶到汴梁听候调令,已经算是相当积极、客气的。

然而即便有徐晋、赵明廷率领的三千骑兵,又能抵得上多大的作用?

年逾五旬的赵明廷身穿铠甲,策马驻于大堤之上,眺望武陟大坝缺口已经被大洪冲开两百余丈宽,中间还并排停泊着五艘挖泥船不断的搅刮泥浆,任河水冲往下游,眺望武陟大坝以东的河道里早已经是浊浪滚滚,心头也泛起诸多的无力感。

禹河断流前后有九年时间,从武陟往东的两岸泥堤九年时间都没有经历半点的修缮加固。

今年武陟大坝才扒开一部分缺口,使武陟以东的故道水位仅有截流前夏秋季的一半高,然而南岸的曹州、濮州以及北岸魏博境内的长垣等地,已经好几处残堤被大水冲开,两岸田宅洪水泛滥。

二三百年来泥沙沉积,不知不觉间使得禹河从荥阳往东的河床,已经悬于两侧的平川之上,大堤年久失修的后果,在今年入夏后就彻底暴露出来。

禹河今年还是有一部分河水泄入贾鲁河、沙颍河夺淮入海,要是等到明年,韩谦派兵马彻底堵住荥阳东面的缺口,禹河之水完全重归故道,汴梁以东的禹河故道两岸地区,又将是何等洪水泛滥的情形?

赵明廷这时候必需考虑,他们要是千里迢迢绕到濮州东部渡过禹河,增援到孟州东部地区,在汴梁兵马被禹河挡在南岸的情形下,要是洛阳兵马不急着进攻晋南地区,而是从孟州出兵,进攻东部的卫怀两州,他们与卫怀两州的地方守军加起来,仅有一万五千兵马,等守多久?

虽然赵明廷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而且他们这些年来跟梁军血腥厮杀不休,没有缓和的可能,但他也是跟徐晋主张,他们这点兵马,投入孟州以东地区,都不够塞牙缝的。

倘若蒙军不能守住晋南,他们应该早作其他打算。

徐晋因为骁勇善战,才为徐明珍收养为义子,也可谓是寿州军第一勇将,但这些年来在棠邑军、在梁军手里吃的亏太多、太大,望着眼前的滚滚浊流,不需要赵明廷提醒,他心里也滋生不出多少豪情壮志来。

人总要跟现实低头的。

蒙军十三万精锐被灭于王屋山南北,王孝先、王元逵八万多兵马守不住关中三个月,他身后这点兵马,够塞什么牙缝的?

这时候赵明廷注意到北岸有数队骑兵从孟州城方向驰来,停在北岸大堤附近加强戒备。

赵明廷还以为他们在南岸这边观察敌情,引起梁军主将的注意,对方也有什么人物到对岸观察这边,很快他们注意到对岸梁军的警戒规模及等级,要比他们想象中高得多,就连禹河上游也有数艘铁甲战舰快速往大坝缺口附近驶来。

韩谦此时在孟州?

赵明廷猛然间意识到这点,等过一炷香后,远远看到一队骑兵从孟州城方向往对岸的大堤赶过来,看仪驾的规模,定是韩谦在其无疑。

赵明廷甚至想到一个可能,在所有人都以为梁军这个秋天会对晋南发动攻势,那会不会虚晃一枪,出兵进攻武陟、汴梁呢?

看似梁军此时的部署都是在针对晋南用兵,但朱让真要将大股调往北岸的卫怀两州,牵制从孟州往北进攻太行陉的梁军,梁军集结于河津、孟州的数万兵马,连同其驻守许州、陈州的兵马,大举进攻武陟、汴梁,他们要如何应对?

大坝差不多掘开,梁军有着强大的水军战力,禹河南北的兵马调动极为便利,但东梁军所控制的怀州、卫州与汴梁看似也是隔河而望,但是要避开梁军水师的兵锋,两地的兵马就必需绕到濮州以东渡河才足够安全,相当两地的兵马被硬生生拉开上千里的距离。

赵明廷尾椎骨都有寒意窜上来,即便意识到这点,却无计可施。

难不成韩谦集结十万精锐进攻汴梁,徐明珍及司马潭敢倾尽全力来援?

寿州军撤守涡水、泗水之间的土地也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这些年战事不休,民生凋弊,四五万兵马疲惫。

寿州军非但不能突破林海峥、赵无忌所率的下蔡、许陈防线,近年来还被梁军的下蔡、许陈兵马不时穿插、渗透进来,掳走数以十万计的民众。

随着荥阳失陷,禹河一部分大水侵入涡水,寿州军的处境就变得更加艰难。

相对来说,徐泗军的情况要好得多。

首先徐泗军与杨元演的淮东军,这些年来在淮河下游两岸相安无事,主要是在洪泽浦的东北片沿岸,防范梁军水师的袭扰。

徐泗军所承担的军事压力,要比直接面临梁军下蔡、许陈两路兵马的寿州军轻得多。

其次司马氏以徐州为基业,扎根逾三十年,投附朱让后,又趁机将势力扩张北部的济州、密州、沂州,据徐州,辖济密沂泗海四州,坐拥二百万军民。

按照道理,司马潭从徐州征调十万兵马都绰绰有余,但奈何司马潭这老狐狸,面对朱让的令诏,一兵一卒都不想派来用于牵制极可能会从孟州北攻太行陉的梁军,难不成还指望徐泗军会进入汴梁,与梁军主力决战?

司马潭及司马氏的其他人物,是不是早已在打别的主意?

…………

…………

“对岸有颇高级别的敌将在观望这边……”

韩东虎勒住马,跟韩谦禀报道。

韩谦也无意接过铜望镜去观察对岸的敌情,禹河大水从大坝缺口借渲泄而下,水势湍急,中小型舟船都抵挡不住漩涡,而东梁军又没有造大船的能力。

对岸武陟、汴梁集结七八万东梁军,即便敢跟他们一战,也只能望水而叹。

韩谦在此时御驾亲临孟州,一方面视察军情防务,但除了李知诰、郭荣等随行人员外,还有右内史府的周道元等政务官员陪同,视察孟州境内的水情。

华潼府、洛阳境内以及北岸的河津府、绛州府,禹河两岸受华山、邙山、嵩山、襄山、历山等山体的夹峙,不管夏秋时水势都有多大,都难侵害两岸,洛阳境内的水利工程,主要是防治伊洛河的水患。

甚至荥阳府境内,大部分地区的地势颇高,也无惧禹河水患。

然而从荥阳、孟州往东,进入平原地区,禹河水患就严峻起来。

而更关键的一点,荥阳以西,禹河受山体夹峙,水流湍急,泥沙沉淀少,河床没有什么淤积,但到荥阳往东,进入平原地区,河道放宽数倍,水流骤然放缓下来,大量从上游携带下来的泥沙,大量沉淀。

三四百年间泥沙淤积的后果,就是禹河中下游都已经变成半悬河,两岸的遥堤越筑越高。

然而当世遥堤皆是泥堤,禹河除夏秋时有大水,寒冬及春初又有汛期,稍有疏忽,大水或冰凌便破堤而侵两岸的田宅,几乎逢年都有水患,要比长江、淮河沿岸都要严峻。

韩谦要求新成立的雍州行省,关注渭河两岸的林草及水土保持之事,但下游已经被泥水沉淀抬高的河床,要怎么治理,却是难题。

道理很简单,后世已经总结,主要集中在“束水攻沙、分洪淤滩”八字之上。

然而,沿禹河两岸,如何去修造能将水势夹住、使之湍急起来的坚固窄堤,以及在两岸必要处留下泄洪、分洪的缓冲带,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为之,韩谦去年直接在右内史府之下设立禹河都水监,研究治理禹河水患的问题,这时候计划在孟州设置一个专门的衙署,将一些工作现在就着手准备起来,而不是等到彻底收复河淮地区之后再考虑这些。

“孟州境内,多为大梁子民,此前为叛军、胡虏所侵,生存艰苦,都水监衙署集中精力,将孟州境内的水患根治掉,不仅地方钱粮有增益,民众得其便,也会尽数归心……”

韩东虎身兼孟州府制置使,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军事防务上,晋南战事要是顺利结束,他也必然要从孟州调离。

韩谦的这番话,主要还是说给都水监以及安吉祥、顾明府等地方官员听的。

这时候一艘官船往南关河码头停泊过来,韩东虎眺望过来,说道:“应该是冯翊大人,陪同蜀使曹干过来了。”

“那我们去南关河桥,等他们过来。”韩谦说道。

南关河桥早初是一座浮桥,李秀驰援垣曲,便是夺南关河桥通过孟州南部地区西进,此时在浮桥附近,一座长逾百步的铁桥梁正在架设中……

这座铁桥梁贯通之后,重载马车往东有驿道通往卫怀等地,而沿南关河东岸,亦可走陆路前往沁阳,继而将作战物资直接抵达太行陉的南口。

铁桥梁以混凝土柱为桥桩,当前的桥梁以重载马桥双向行驶为标准,宽八步,以后世的眼光看异常狭窄,但在当世却要算大型工程了。

何况大梁目前每年都要造好几十座这样的铁梁桥,所体现的国力就更叫人瞠目结舌了。

曹干在冯翊的陪同下,下船后换乘马车,沿南关河西岸的渣土道北行六七里,赶到南关河桥,与韩谦见面。

赵孟吉归降洛阳之后,韩谦三月份曾遣陈致庸、王樘二人代表大梁,出使成都府见王邕,告之有一部分归附将领、武官,希望返回蜀地定居,韩谦同时也希望将一部分将领武官的家小迁到孟州、洛阳定居,以归化人心。

王邕对陈致庸、王樘礼遇有加,也没有要撕破脸的意思,但对韩谦的这一要求却置之不使。

陈致庸、王樘在成都府逗留了一个月,就直接赶到叙州,接替任届期满的乔维阎、张广登出任叙州府知事及兵备使,大梁与蜀国的关系勉强维持现状。

却也不是王邕或曹干、景琼文等几个近臣态度如此坚决,实质是面对梁军在北线连连斩获大捷,蜀国内部将臣对梁蜀关系就产生极大的分歧。

国与国之间,终究是利益为先,两国盟约得以维持的基础,最为重要的是谁都没有谁吃下谁,或者说即便是弱小者,也要有令对方投鼠忌器的底气与实力。

没有谁会认为梁蜀盟约能永久都不变质的维系下去。

轵关陉一役,梁军重创蒙军的消息传到成都府,对蜀国君臣的惊忧是难以想象。

王邕、曹干、景琼文他们当然知道韩谦治理之下的棠邑军战斗力极强,但河洛形势如此笨拙,三面受敌,韩谦前往洛阳禅继大梁国主之位,接手又是残地、又是残兵,何况两军融合又绝非容易之事,彼此之间的猜忌最难化解。

他们原本以为韩谦即便能勉强守住河洛,也必然是苦苦支撑,或许需要煎熬十数二十年,才有机会稍稍使局面改观过来。

蜀国当时犹不犹豫的选择往渝州增兵,以威胁楚国的西翼,也极为爽利的同意梁国从川北采购粮谷运入梁州,帮梁州军民度过饥荒,当时就是担心韩谦不能在河洛撑住,致使河洛、汉中悉数落入蒙军之后,接下来蜀地会遭蒙军铁骑的践踏。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韩谦不仅守住了河洛,不仅顺利完成两军的融合,顺利将朱裕留下来的一批旧臣前将都很好的用于麾下,甚至接连斩获大捷。

他们没有想到蒙军会如此不堪一击。

轵关陉一役,看似梁国新增的疆域、人口并不是十分的多,但王邕、曹干他们心里清楚,梁蜀之间的力量对比,实际上发生极大的变化,天平彻底往梁国倾斜过来。

当然,即使沈漾遣私吏薛若谷秘密赶到成都府见王邕、曹干等人,希望能与蜀国联手中断与梁国的商贸往来,中断梁国继续通过倾销商货,从楚蜀两国吸血。

即便王邕、曹干等人对日益强大的梁国越发警惕,但说到直接撕毁盟约,他们也深知其中的风险有多大。

当年借助韩谦用谋,将王孝先、赵孟吉七万精锐蜀兵封锁在关中,王邕才成功发起兵败,继而坐稳蜀主的位置,这些年也招募健勇,新编十二万禁军分驻各地。

不过,他们心里清楚,新编的十二万蜀禁军,不要说普通兵卒了,从高级将领到中下层武将,经历过血腥战事严峻考验的,也是极少。

太上王开创蜀国基业带出来的宿将老卒,几乎都在王孝先、赵孟吉两人的军中。

特别是李知诰率部进入成、武两州,梁军有四条通路与蜀地接壤,这种情形下,王邕、曹干得吃下多大的胆子,才能下决心跟梁国翻脸?

在楚国做出表率之前,他们只能暗中与楚国保持更密切的联系,而对叙州及梁州保持更高度的警惕。

送还蜀将兵卒之事,王邕、曹干他们自然也不会应允,谁知道韩谦会埋下多少钉子渗透进蜀地?

把蜀将兵卒的家小,白送给梁国,增强梁国的实力,他们更不会干。

要说形势发生进一步的变化,那就是在赵孟吉归降梁国之后,韩谦遣李知诰、冯宣、孔熙荣、荆振四路兵马仅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收复关中……

喜欢楚臣请大家收藏:(www.llkwx.com)楚臣零零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楚臣最新章节 - 楚臣全文阅读 - 楚臣txt下载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零零看文学

猜你喜欢: 混在帝国当王爷抢救大明朝帝国再起宋疆宋缔最强终极兵王极品小赘婿黑暗的苏醒1627崛起南海附身做皇帝宗明天下长宁帝军北宋大表哥最强狙击兵王三国之老师在此穿越从贞观开始替天行盗终极特种兵王三国之巅峰召唤舌尖上的大宋大宋猛虎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大唐腾飞之路隋唐大猛士寒门祸害抗日之超级壮丁
完本推荐: ag平台作假超级医仙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ag平台作假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ag平台作假少帅之楚氏王朝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耻术士总裁爹地超给力拜见大魔王弃少归来仙宫司礼监快穿:邪性BOSS,坏透了!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南天封仙长生十万年剑主八荒万古最强宗长生种完美至尊明朝败家子最强升级系统噬天龙帝撩妹兵王在ag平台作假超级学神霸道帝少惹不得生随死殉医路坦途欧神仙王的日常生活女神的贴身高手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武道天狼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总裁的天价穷妻九转神龙诀

楚臣最新章节手机版 - 楚臣全文阅读手机版 - 楚臣txt下载手机版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零零看文学移动版 - 零零看文学手机站